会员登录关闭
用户名:
密 码:

微信公众号
行业动态

中美金融博弈预判

来源:东方财经杂志发布时间:2019-08-08

大阪G20峰会后,美国承诺不再加征新的关税,重归谈判,但数日之后,又陷入僵局。特朗普已宣布对剩下的3000亿美元商品征收关税。贸易工具用完了,开始启用金融工具,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应认清,美国对中国的压制不会停止,后续冲突,将主要表现在技术封锁和金融制裁。可能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1.中概股。

美国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确认了156家在美国三大交易所上市的中国大陆公司的名单,其中包括11家国有企业,总市值为1.2万亿美元。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起草了一份法案——“公平法案”(Equitable Act),一旦该提案获得通过,如果上市公司在三年内还没有遵守配合审 查、公开信息的规定,将被美国证券交易所除名。这将引发中概股退市潮和回归潮。

因此港股与A股应做好过渡性与长期性准备。在美股上市的中概股以新兴产业为主,科创板是否可以开辟吸引中概股回归的通道,既可以提升科创板的上市公司质量,又提供了“避风港”,助力中概股规避退市风险。

2.金融机构。

利用“实体清单”制裁中资金融机构,如朝核问题中涉及的三家中资银行,制裁方式既可以是冻结资产,也可以是关闭美元交易通道,取消SWIFT系统的会员资格。利用SWIFTCHIPSFedwire系统等发达的金融基础设施,美国对目标国金融机构、实体企业和个人发起金融制裁,切断清算、结算与支付渠道,冻结其在美资产,迫使缴纳巨额罚款。

因此应该加快推进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建设,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和区域化,短期内的重点是区域化。有序推进部分金融服务业开放;推动人民币离岸中心建设;提高国内金融市场的深度,以应对开放中存在的外部风险;

3.降低评级。

加大力度批评中国的债务率杠杆率,尤其是地方政府债务和民企债务。利用标普、穆迪评级公司等的全球影响力大幅下调中国的主权和企业的信用评级,提高融资成本,恶化海外融资环境,甚至直接引发债务危机。同时做空相关海外上市企业。

因此应该对债务结构进行调整,增加中央负债而降低地方负债,必要时用国家平台接管地方融资平台,对有海外债务敞口的企业进行全面排查,降低对外债务敞口和货币错配,对行业大型企业做好国内资金支持预案。

4.金融开放,尤其是资本账户开放。

要求中国全面开放金融市场,大量的海外资本进入,获取定价权和话语权,例如北向资金成为影响A股市场情绪的关键指标。以金融自由化为契机,一方面分享中国的金融红利,另一方面与美元周期联动,造成中国宏观金融变量例如汇率的大幅波动(贬值),助长泡沫,抛售资产,引发泡沫破裂等。降息,宽松,再次启动流动性宽松周期,导致资本流入,加剧资产价格波动,提高中国央行对冲难度。

因此策略应该是审慎开放,加强金融监管。加强对短期资本的出入管理,密切监测资本流入,分析资本流动结构,加征托宾税,提高短期资本流入和流出的成本。监管不到位,不开放。在海外资金进入的通道上适当部署中国国家海外资金,以更为市场化和隐蔽的方式来对冲海外资金迅速进入退出带来的冲击,起到类似平准基金和交易对手的作用,维护市场的情绪和流动性。

5.汇率波动。

迫使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类似1985年《广场协议》。根据IMF的分析,人民币已经非常接近均衡位置,按2018年的评估,约低于均衡水平3%左右。若因为政治压力而升值,必将引发投机和国际收支账户的恶化,中低端制造业向海外迁移,发生类似于日本上世纪80年代中期之后的情形,国内产业空心化,也会给资本管制带来更大压力。

美国有两项评估可对人民币施压,一是“汇率操纵国”,二是“非市场经济地位”。在5月份美国财政部的评估中,按照预先设定的三条规则,中国并不满足“汇率操纵国”要求,但在人民币“破7”后,美国立马认定中国操纵汇率,这也说明规则对美国,对特朗普政府并没有硬约束。

所以应该谨慎开放资本账户;“破3”优先级高于“破7”,保外储优先,保汇率其次,紧急情况下,可适时、适当贬值;可在海外发人民币央票、加强用汇真实性审查、提高外汇交易风险准备金等方式,稳定人民币汇率。这也可能使得关税成本向美国转嫁,推高CPI,抑制联储降息空间,进而影响金融市场稳定。

除此之外,美国还可能动用紧急状态法,冻结中国持有的美国资产,如国债等,停止向中国付息,甚至可能宣布对中国违约。这一步或可能是“金融战”的边界,后果难以想象。

 

作者:邵宇 系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专题报道Special Report>